dafabet888

      <output id="xtjsd"><legend id="xtjsd"></legend></output>
      <code id="xtjsd"><u id="xtjsd"></u></code>
      <output id="xtjsd"><tr id="xtjsd"><optgroup id="xtjsd"></optgroup></tr></output>
    1. <var id="xtjsd"><ol id="xtjsd"></ol></var><code id="xtjsd"><u id="xtjsd"></u></code>

    2. <acronym id="xtjsd"><video id="xtjsd"></video></acronym><progress id="xtjsd"><optgroup id="xtjsd"></optgroup></progress>

      <dd id="xtjsd"></dd>
      行業新聞

      歐姆龍全球工廠介紹草津•綾部工廠(上篇)

      用來自日本的生產技術,力爭實現零不良率
       


      在消費者興趣愛好走向多樣化的現代社會,對制造業來說尤為重要的是提供可以精準匹配消費者個人需求的產品。這就需要我們掌握顧客精準需求,準備豐富的產品。因此,多品種小批量的生產模式正在加速發展。

      歐姆龍控制器類產品多達20萬種,不同產品的年產量多則幾萬件小則幾件不等。工廠在這種多品種小批量的生產模式下,為了給客戶提供質量最佳的產品,采取了各種措施。

      在一天內需要多次更換生產品種的多品種小批量生產模式下,如何提高生產線的運轉率,包括如何更加高效地更換生產品種,如何實現不同規格產品的精準、優質、穩定生產,成為制造業需要面臨的課題。歐姆龍工廠向解決這些課題發起了挑戰,旨在通過多品種小批量生產,使產品質量媲美少品種大批量生產。

      在歐姆龍的控制器業務中,被定位為主力工廠的日本草津工廠(滋賀縣)與綾部工廠(京都府),力爭通過自動化實現生產創新,消滅不良產品。兩家工廠的廠長——草津工廠的小泉廠長與綾部工廠的辨官廠長,就全球化進程中各自工廠的定位及特長各抒己見。 
       


      歐姆龍的兩家主力工廠——草津工廠(上)與綾部工廠(下)


      發揮各自特點的最優生產體制 

      在制造業開展全球化業務的過程中,不同地區的人工成本、物流、基礎設施、供應鏈等環節有諸多不同。更為重要的是,這些因素會隨著各國發展以及世界形勢時刻發生變化,生產越來越需要能夠迅速應對變化的能力。

      “在工廠的生產體制中,一般有‘母體(mother)’和‘衛星(satellite)’兩個概念,兩者之間建立的是主從關系。另一方面,歐姆龍的各家工廠,在歷史及顧客情況、職工情況不同的環境中,各自實現了獨特的發展。我們靈活運用各個網點或工廠的優勢,互相借鑒。”(小泉)

      “譬如,目前,光纖傳感器的主力機型僅在綾部工廠生產。未來,我們將挑戰發揮全球網絡的優勢,實現平行生產,建立QCD均衡的生產體制。這并非單獨著眼于各個網點的情況進行判斷,而是放眼全球環境下的ROI(Return On Investment,投資回報率),開展投資決策,追求建立所有生產網點總體高資產周轉率的生產體制。”(辨官) 
       


      綾部工廠的辨官廠長(左)與草津工廠的小泉廠長(右)


      除了草津工廠與綾部工廠,歐姆龍還在全球設立了上海工廠與荷蘭工廠,以這四家工廠作為控制器業務的主力。工廠長們通過討論,分享各自面臨的課題,摸索相應的解決方案。草津工廠擅長電路板裝配,綾部工廠正在努力積累需要在生產工序內部融入產品特性的傳感器生產技術以及需要多個單元或零件間最佳磨合的設備組裝技術。上海工廠有著低成本生產的技術,而荷蘭工廠能夠快速追趕歐美的先進技術。

      全球化需要生產技術的角色分工,我們通過加快發展不同工廠各具優勢的組裝生產,并通過各工廠之間頻繁的信息共享、開展合作,確立了最佳的生產體制。 

      打磨日本制造的優勢

      在全球化背景下日本工廠的一席之地在哪里呢?

      兩位廠長表示,在發揮全球網點優勢的同時,日本應該繼續加強生產技術力量以及質量的管理。

      另外,從草津工廠與綾部工廠各自的產品特性來看,兩家工廠的優勢也有所不同。

      草津工廠致力于從過程數據及檢測數據著眼分析不良原因,通過長期的數據積累提升分析精度,從而力爭將焊接的不良率控制在10億分之1(ppb)級。另一方面,綾部工廠積累了在生產工序內加入產品特性、提升產品質量的技術積累,例如,綾部工廠培育了能夠在納米級別調整光模塊特性的自動組裝技術,以及在非常惡劣的環境下,也能確保耐水性及耐油性的傳感器外殼密封技術。

      “所謂‘工匠技術’,在日本是一個傳統的概念,帶有一些精神層面的元素。我認為它是致力于制造=生產的人們,自豪且認真地從事生產這份工作所凝結而成的結晶。工廠經營的判斷標準不是只依靠合理性,在100萬個產品中,即使有一件退貨,我們都會針對其制造缺陷,跨部門徹底討論其原因和預防機制。正是這種極致追求QCD的態度及行動,讓我們能夠向社會提供可靠產品,不斷創造生產的技術和人財。這或許就是日本制造的強項。同時,我們每一天也在向海外企業學習如何快速采取行動,做出決策,盡早引進先進技術,落實生產。”(辨官)

      “焊錫的檢查及確認作業、修整作業等工序,倘若產品質量過關,本是沒有必要的工序。而負責這些工序的高級技師也人手不足。正因為如此,我們需要實現生產現場自動化的創新,實現工匠技術的自動化。此外,未來我們將致力于實現終極的‘單件制造’以及質量等級的極大提升。在開展多品種小批量生產的過程中,實施產品或零件的單件管理,靈活運用生產現場的數據,構建一個能夠在產量、質量方面不斷實現創新的體制,切實做到產品的可追溯。終極的質量目標還是消滅不良產品。”(小泉)

      在作為全球網點的各工廠各有所長的大背景下,草津工廠與綾部工廠進一步打磨日本制造的優勢,為實現“通過多品種小批量生產,使產品質量同少品種大批量生產相匹敵”的目標而日復一日地堅持挑戰。

      在下篇中,我們會向大家介紹草津、綾部兩家工廠為了給生產提供支持而開展的具體對策。 

      dafabet888